•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Mirror頭條】對《怒晴湘西》進行受眾分析后,我們發現了男頻IP劇“中青年”化的趨勢

           

          目前,市場上積累的第一代大IP已經面對男性受眾主導和“中青年”化的局面。...



          文|鐵皮小鼓

          ?#《怒晴湘西》不是抗戰劇#

          很難想象,作為頂級IP《鬼吹燈》的最新改編劇,《怒晴湘西》在大眾討論范疇中喜提的第一個熱門話題,竟然是這么個帶有“科普”性質的辯駁

          就像豆瓣“鵝”們在話題發起時的討論那樣,當死忠粉向同齡人安利這部懸疑好戲時,時不時就會迎來友人“麻瓜”式的質疑——“這是抗戰劇吧?不喜歡。”

          看起來像《血色湘西》和《怒江之戰》混拼組成的名字,意外地給中老年觀眾帶來了“眼緣”,然而卻往往被高調上線的“耗子二姑”嚇得關掉了播放器。

          甚至還有糊涂的觀眾,囫圇看了7、8集,等到“怒晴雞”上線才驚覺——這劇難道不叫“怒睛湘西”?同時,瞪大了憤怒的眼睛。

          圖說:導演費振翔在朋友圈里的“辯駁”
          玩笑歸玩笑,仔細思忖這些由劇名帶來的誤會,再結合《怒晴湘西》至今的播放和用戶數據,影視Mirror發現了這樣一些有意思的現象:

          第一,即便像《鬼吹燈》這樣的頂級IP,下沉度也并非我們想象中的那么高。原著粉如數家珍的“典故”,在大多數“麻瓜”觀眾眼里,其實還是新梗。

          第二,即便是IP劇,觀眾也并非一水的年輕化。綜合多方數據,《怒晴湘西》的主力受眾其實在30-39歲之間,占比則達到了接近70%。

          第三,典型的男頻IP,在保證口碑的同時,似乎很難籠絡女性觀眾。《怒晴湘西》口碑強勢,目前豆瓣評分7.9,預計后期可能追平《精絕古城》。不過,其男性觀眾占比,也達到了73%的絕對優勢。
          下沉難、“中青年”化、性別壁壘,這些與高口碑并存于《怒晴湘西》一身的現象,似乎與我們以往設想的“頂級男頻IP改編劇”該有的樣子不同。

          變則生思。面對《怒晴湘西》的“不一樣”,我們至少應該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以上情狀究竟是個案還是趨勢?如果是趨勢的話,這類劇集真正的用戶是怎樣的一群?而我們又該怎樣面對這種變化呢?
          是誰在看“《怒晴湘西》們”?
          對于市面上的頂級男頻IP改編劇,我們總懷有這樣的美好愿望:希望原著的高口碑能延續至劇版;希望能調動年輕觀眾——尤其是Z世代——的注意力以及與之相生的購買力;希望它能同時滿足男性和女性觀眾的需求以擴大市場占有;

          可是,這種努力方向,是否真的適用于每一部男頻IP劇呢?我們不妨以口碑7.0為基準線,采樣近兩年的優質男頻IP改編劇,用數據說話。

          先看《鬼吹燈》系列。



          由企鵝影視主導的《鬼吹燈》系列改編,無論是IP量級還是制作投入上,都算得上男頻IP劇中的翹楚。

          《精絕古城》《黃皮子墳》《怒晴湘西》,三年三部戲中《精絕古城》豆瓣8.0分、《怒晴湘西》豆瓣7.9分,算得上《鬼吹燈》系列的口碑急先鋒。

          可是,從用戶情況看,雖然在卡司中攬入了靳東、潘粵明這樣女性觀眾好感度極高的主演,但30-39歲的“中青年”男性,依然是觀劇的主力。
          值得注意的是,從《精絕古城》到《怒晴湘西》無論是男性觀眾占比還是30-39歲之間的“中青年”觀眾占比,都有明顯的提升。

          如果說縱向比較,還只能說明《鬼吹燈》用戶群的特殊性,那不妨橫向看去,對照一下去年兩部口碑男頻劇《將夜》和《古董局中局》。

          《古董局中局》本屬古董冒險題材,原著累積的粉絲年齡層相對較高。

          雖然改編后對于主角許愿、藥不然的角色設定和美術風格做了年輕化改寫,但最終吸核心用戶還是停留在30-39歲年齡段(54%)。而第二收視重擔,則由40-49歲(26%)的中年觀眾扛起,呈現出更明顯的受眾年齡升級。



          由著名導演楊陽執導的《將夜》,講的是帶有玄幻色彩的少年成長故事,主演陳飛宇、宋伊人也符合Z世代口味。

          不過主創在改編時,將玄幻色彩更多變成了江湖氣質,人物命運上也融入了更多成人化的復雜矛盾,導致收視年齡層攀高,主力收視群同樣集中在30+、40+年齡層。性別畫像則相對更為極端,男性觀眾占比83%。
          也就是說,男性“中青年”觀眾成為核心觀眾,已經不僅僅是《鬼吹燈》系列面對的特殊情況,而是不少頂級男頻IP改編劇共同面對的用戶分布。

          不過,是不是口碑男頻IP改編劇,一定難以突破年齡與性別的壁壘呢?

          也不盡然。比如,《河神》和《天坑鷹獵》這兩部改編自天下霸唱非著名IP的作品,就做到了。

          前者,用實驗性的影像風格和大篇幅的志怪改編,把民國的天津衛拍出了平行宇宙的感覺,大受年輕觀眾追捧。

          同時,李現、張銘恩的雙男主組合則調動了女性觀眾的追劇熱情,造就了《河神》女性和男性觀眾并駕齊驅,18-30歲觀眾超過6成的用戶分布。
          后者,雖然年齡分布依然在“中青年”區間,但由打破原著的情節擴寫和王俊凱、文淇的優質CP戲,這部劇吸引了眾多女性觀眾的目光。女性觀眾占比61%,一改男頻IP劇的性別局限。

          如此縱橫比較,趨勢也就顯而易見了。

          我們眼中的知名男頻大IP,在自帶流量、粉絲的同時,也決定了改編的定式:體系完整難動筋骨,如此便要求原著還原度。然而還原度越高,粉絲群體的性別、代際區分便越固化。

          如此以來,男頻大IP反而不如可控性更高的小IP,更易跨越代際和性別圈層。
          “這一群”觀眾的口味
          不過,觀眾群的固定對于男頻大IP改編,并不見得是一件壞事。畢竟,無論什么類型的劇集,只要是面對觀眾的創作,主創們第一個問自己的問題就是:這部劇是做給怎樣一群人看的?

          從《黃皮子墳》到《怒晴湘西》,同一個主創團隊,在延續影像水準、升級特效呈現之余,選擇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敘事風格。這在影視Mirror 看來就是對“這一群”觀劇口味深度琢磨的結果。

          “中青年”男性觀眾的偏好是什么?影視Mirror以《怒晴湘西》為對象,采樣調查了十余位核心受眾,找到三點不同。
          首先,情節節奏要求不同,偏愛“主干”直接明了。

          根據我們的調查訪談,《怒晴湘西》的核心觀眾雖然并非都是《鬼吹燈》的原著粉,但大多有類似偏好,對懸疑探案、志怪奇談感興趣。

          這類觀眾首先對落地細節要求高,也就情境要有真實代入感;其次對硬核情節要求高。

          《怒晴湘西》“不是在墓里,就是在下墓的路上”的高濃情節,比較符合這類觀眾需求。對旁支亂生的冒險故事,過多的“談情說愛”篇幅,容忍度較低。
          其次,話題討論點不同,該死的“好勝心”熱過各種站CP。

          在與《怒晴湘西》核心觀眾的交談中,鷓鴣哨和紅姑娘、花靈與昆侖的CP戲,很少被提及。

          最熱衷探討的是這樣一個“宅男”向話題:陳玉樓和鷓鴣哨到底哪個厲害?

          原著粉會“引經據典”搬出原著故事論證;即便沒看過原著的,也會根據偏好選擇站一邊;

          《怒晴湘西》中的這種“是兄弟,但論大小要憑能耐”的雙男主設置,似乎甚合“中青年”男性觀眾直接、爽快的需求。
          最后,對演員的偏好不同,“神似”勝于顏值。

          和女性觀眾看劇“男主、男配甚至反派都要顏值在線”的要求不同,“中青年”男性觀眾對于演員要求似乎更加理性。

          像《怒晴湘西》這種男性戲,女性演員只要足夠“可愛”,打好配合就可以。男性演員,則不看咖位看演技。膚糙、體胖、刀疤臉都不是問題,只要演得像,打得好,連刻意扮丑的“羅帥”都有不少擁躉。
          尾聲:正視男頻大IP的“中青年”化


          如今,業內對于網絡文學,尤其是大IP的態度已經回歸理性。但在版權價格趨于合理之后,該進行的改編還是要推進的。

          如此,對于IP規律的深度研究就顯得非常必要。

          今天這篇短文,是從受眾分布角度,結合數據和采樣調查,得出的結論。它或許還不夠細致,但卻至少值得我們在追求年輕化和打破性別壁壘的“運動”中,抬頭看一看。

          目前,市場上積累的第一代大IP確實已經面對著男性受眾主導和“中青年”化的局面。
          如果說,性別壁壘是由第一部分末說到的改編程式決定的,那么年齡層的逐漸高企則有以下兩個不得不考慮的原因,這也是影視Mirror在對觀眾具體調查、訪談中的直接體會。

          第一,是代際文化的影響。以《鬼吹燈》《盜墓筆記》為代表的第一代大IP,其主力原著粉已經開始邁入30+的年齡層。

          在文娛內容迭代迅速的今天,這些小說作為“一代人的青春”的意義遠大于它作為“公交車”供一代代讀者“前門上、后門下”的意義。

          所以,無論怎么改編,原著粉所代表的這一代際的審美口味應當作為基本參考系。



          第二,是網劇受眾的高齡趨勢。在影視Mirror以家庭為單位的采樣中,發現目前網絡劇已經從年輕人的“玩意兒”變成中年、老年人普遍的文娛方式。

          他們不僅有超越年輕人的觀劇量和追劇耐心,還保留了電視觀眾的良好習慣,幾乎會對首頁推薦的作品照單全收。

          所以,男頻大IP的“中青年”化絕不會是個曇花一現的現象。

          甚至,我們可以把它視為一種預熱。隨著視頻網站與電視臺標準的逐漸統一和中老年整體媒介使用習慣的改變,網劇觀眾整體年齡段的躍升,也許會在不遠的未來發生。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主編 | 鐵皮小鼓
          編輯 | 昆侖
          校對 | 黃平


          熱文

          小糖人傳媒創始人朱振華:樸素且熱忱,一切正當時



          在華東“五線”小城,《熊出沒》擊倒了《外星人》



          雄孩子聯合創始人盧林:按下浮躁,勤穩為先



          END


          合作交流
          商務合作|約稿轉載

          請聯系:hanyingnan123


              關注 娛三胖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