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翟天臨這種學霸是怎樣煉成的?

           

          翟博士在致歉中說,“虛榮心和僥幸心讓我迷失了自己”,所以深感“自責和內疚”。他在解釋自己的動機時,說“我一直希望有足夠的文化素養和理論基礎來支撐自己的表演”,“正是出于對學習的重視”,所以,懇請大家原諒“我這個曾經被虛榮心作祟的年輕人”。...



          昨天,我寫了一篇《翟天臨以一己之力成功地科普了知網》,覺得有點意猶未盡,有些話還沒說透。今天趕上翟博士本人致歉,并聲明退出北大博士后申請。有必要再補幾句。

          翟博士在致歉中說,“虛榮心和僥幸心讓我迷失了自己”,所以深感“自責和內疚”。他在解釋自己的動機時,說“我一直希望有足夠的文化素養和理論基礎來支撐自己的表演”,“正是出于對學習的重視”,所以,懇請大家原諒“我這個曾經被虛榮心作祟的年輕人”。

          估計翟天臨的粉絲會立馬原諒他,畢竟出發點是好的啊,只是虛榮心嘛,誰沒有虛榮心呢?這三個字真的很好用,可以掩蓋學術造假,以及他一路上走來的各種“運氣”。又帥又有演技的翟同學,因為太好學,才會去讀研讀博,他都放棄博士后了,還不能原諒他嗎?

          遺憾的是,這份道歉,沒有觸及到問題的實質。虛榮心可以原諒,但不誠實呢,一路上走過來的欺騙和投機呢?道歉的對象只有北京電影學院和粉絲嗎?退出北京大學博士后申請,就可以抵消此前的種種不端嗎?這樣的道歉,是否真像他自己說的那樣“真誠”呢?還是用證據說話吧。

          1987年,翟天臨出生于山東省青島市,其父與黃曉明等明星是好友。按照其自我介紹,他是2006年考上北京電影學院的,據說分數特別高。那年山東高考本科分數線,文科一本是568分,二本549分,理科一本583分,二本553分。北電表演系在山東只錄取了兩人,分別是402分和348分,一位翟天臨,一位馬曉燦,可翟天臨自稱580分。考得低不要緊,但吹牛逼就不對了。
          “我高考超過一本線,但是我數學才19分”,這是翟天臨親口說的。我數學一般,但好歹也在150分里考了130,我不知道這總分該怎么算。數學19分,文綜卻考了270分,比當年山東高考文科狀元的文綜都高,這580分是怎么加出來的?他還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剛剛達標國際關系學院的錄取線”,而當年國際關系學院在山東的錄取線是641分啊,豈不是其他科目突破天際?考348不丟人,憑空加上幾百分,冒充學霸,才丟人。

          翟天臨要考北京電影學院,黃曉明不遺余力地幫忙,甚至介紹北京電影學院崔新琴老師給翟天臨認識,這也無可厚非。星二代,有人幫忙,分數低一點,也可以降格錄取。別的山東考生,可能五百多分,連個二本都上不了,你翟天臨有貴人相助,少個200分都可以讀名校,命好。可是,運作完了之后還吹噓自己考了580分乃至641分,這是什么操作啊?不誠實。把演技帶到生活中來,本來演的是抓騙子的警察,反串起騙子來了。

          好歹上了名校,好好學習吧,向師兄師姐看齊也行。崔新琴老師怎么也是培養了黃曉明、趙薇、陳坤這些學生啊。翟天臨又是怎么逆襲成學霸的呢?跟他同期考上的馬曉燦,后來在《新紅樓夢》中扮演了史湘云,靠自己的努力,硬是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的研究生,而且是在2010年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的表演系研究生,毫無爭議。她后來獲得“北京市成才表率”殊榮,是北京電影學院唯一獲得該獎項的學生。這才是學霸啊,翟天臨憑什么?翟天臨成績沒有馬曉燦好,但命好,他是保送的。
          有些人辛辛苦苦讀四年,成績比翟天臨好,但沒有獲得保送機會,翟天臨輕而易舉被保送了。他沒有參加統一考試,就堂而皇之讀研了。保送就保送吧,好好珍惜,還有機會。翟天臨的研究生又是怎么讀的?他的碩士論文在知網的查重率達到36.2%,大范圍抄襲了自己師兄陳坤的論文。這種論文,落在我手里,根本不可能讓他參加答辯,連獲得碩士的資格都沒有。翟天臨的碩士論文,錯誤連篇不說,連導師的名字都寫錯,實在無法理解。

          翟天臨的博士論文現在還搜不到,所以無法評價,但其讀博士期間,發表C刊數量為零,則是無法想象的。我讀博士時,都是要求發表多篇C刊才能有資格參加博士論文答辯的,在非學術刊物上發表三篇湊數的小文就可以畢業?那對于我們這些做學問做到頭發掉了大把的人,公平嗎?我記得當年,有在職的博士幾年發表不了C刊,延期很多年畢業,也沒有辦法。大范圍抄襲,那是學術高壓線,誰也不敢碰啊,翟博士膽子真肥啊……
          回顧翟博士的學霸人設,高考低分錄取,研究生保送,碩士論文抄襲,博士期間不發論文,然后一路開掛就到了博士后?這也太神奇了吧。我這種苦逼兮兮的寒門學子,當年高考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考的是國家公費,研究生是自己考的,也是國家公費,考博是跨校,也是國家公費,沒有走任何捷徑,連最后上博士后,都是經過筆試面試多輪突圍,才拿到翟博士手上那張錄用通知書。我花了十幾年的寒窗,才努力到翟博士不費吹灰之力的起點。翟博士道歉的對象中,不應該包括我們這些認真做學問的博士嗎?

          我說過,我們不是眼紅翟博士所獲得的成就,而是覺得這種作弊的方式,損害了大多數人的公平機會。若是你天生聰慧,或者是你勤奮有加,我們都會祝福你,也樂見娛樂圈出這么一個學霸,但若是學霸是通過造假、通過關系、通過各種桌子底下的勾當,投機取巧成功,還讓世人來贊賞你的人設,那就屬于不要臉了。你傷害的是千千萬萬辛苦讀書的學子,以及他們的父母。若不是你擁有的社會資源,可能你在山東也就是高中畢業,在哪里務農或者打工,長得帥,也只是一個好看的打工仔。但你所達到成功的方法,體現了這個社會最不公平的一幕,讓人看得心寒。

          翟天臨事件,不僅暴露了北京電影學院存在的學術不端行為,還有整個演藝圈和學術圈存在的一些沉疴積弊。院長是如何利用自己手中的資源,達到私人的目的?明星所擁有的流量和話語權,是怎么影響公眾輿論的?學術造假和成果評定,到底有多少不公平的內幕?在教育領域內,到底還有多少藏污納垢之處?還有多少人,在憑借權力獲得學術地位,或者憑借學術地位獲得權力?不管是學術圈還是娛樂圈,什么樣的制度設計,才能更公平?這些,或許是翟天臨事件之后,清醒的人們所應該進一步思考的。


              關注 吳法天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