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錢俶要知道兒子這下場,還納土歸宋?

           

          死后,許多大臣認為他是奸臣,且有貪污行為,根據《謚法》“敏而好學稱為文,貪而被撤職稱為墨”這一條,請贈錢惟演謚號“文墨”。...





          你準備先看哪篇熱文:明朝那些事兒講的歷史是真的嗎|?慕容復要恢復的大燕國有多奇葩|極簡中國游牧民族史|古代一兩銀子值多少錢|國外歷史書吹水的現象很嚴重|我們為什么要放棄永生

          吳越王錢俶批的折子
          01
          公元978年,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

          在皇城附近一個別墅的二樓里面,吳越王錢俶望著南方,仿佛望見了杭州自己的宮殿,愁眉不展。

          來到東京汴梁城已經3個月了,宋太宗趙光義還是沒有讓自己歸國的意思。

          前幾天,多年隱居華山的神仙——丁少微來到了開封,趙光義特意安排了錢俶和丁少微見了面。

          丁少微贈與了幾粒丸藥給錢俶,說是可以延年益壽。

          可是,延年益壽又有什么用?

          錢俶這時候只想死,不想活。

          正所謂“君王死社稷”。

          身為一國之君,眼看國破家亡,卻不能拼出一命去死。

          自己畢竟是一個怕死鬼。

          三年前,那時候的皇帝還是宋太祖趙匡胤,錢俶就在東京開封住了一段時間,有一次酒后,錢俶借著酒勁,假裝難舍難分的樣子說,從此我就住在這東京不走了。

          趙匡胤凌厲的眼神看著錢俶,半晌才說,放心吧,我不會扣住你的,只要你不負我,我不會負你的。

          沒幾天,趙匡胤就督促錢俶歸國。

          這讓錢俶感動不已。

          他激動地許愿說,三年之后,我會再來朝貢的。

          趙匡胤還贈給他一個鑲著金邊的箱子。

          離開了東京,在車上,錢俶就迫不及待地打開了箱子,那里面滿滿的全是大臣們的書信和奏折,反復說的都是一件事:扣押錢俶,吞并吳越國。

          從此,錢俶死心塌地跟著趙匡胤。

          只是想不到,皇帝輪流做,三年之后,再來東京,遇上的卻是趙家的老二,趙光義。

          這趙光義每天只是殷勤接待,卻只字不提讓錢俶回家的意思。

          中午的時候,心腹大臣崔仁冀來了。

          錢俶懊喪地說,咱們這怎么辦呢?你說趙光義這是怎么個意思呢?

          崔仁冀說,事到如今,已經很明顯了,趙光義這是要咱們納土歸降,看來,咱們這吳越國要送給老趙家了。

          錢俶說,不會這么快吧,我一直都小心侍奉大宋朝,沒有理由要收了我的國家啊?

          崔仁冀說,就在剛剛,清源軍節度使陳洪進已經將他的漳州泉州全部貢獻了,漳、泉二州的14縣、十五萬戶百姓、一萬多名士兵的戶籍本冊已經交給了趙光義。

          現在,正在他們正在擺宴慶祝呢。

          忽然,皇宮那邊傳來陣陣禮炮聲,那應該是歡慶的禮炮吧。

          錢俶心如刀割,自己家的家業,那可是歷經了幾十年的滄桑,五代人的努力。

          三千里地錦繡河山,十萬名披甲戰士,就這樣輕易送給他趙光義?

          他思來想去,決定給趙光義寫一個奏折,請求罷除封給的吳越國王稱號,并解除自己天下兵馬大元帥的職銜,停止書詔不名之制,歸還兵甲,然后請求回家。

          我什么都不要了,只求回家。

          趙光義的回復只有兩個字:不許。

          意思是你繼續擔任吳越國王,兼職天下兵馬大元帥,我大宋朝軍隊的大元帥就是你。

          繼續享有你的特權,可以帶武器上殿,給我寫信不用寫自己的名字。

          但是,不準回家。

          我離不開你啊。

          錢俶心涼了,什么都不用說了。

          據《宋史》卷四·本紀第四,記載:5月,錢俶獻其兩浙諸州,凡得州十三、軍一、縣八十六、戶五十五萬六百八十、兵一十一萬五千三十六。丁亥,封錢俶為淮海國王,其子惟浚徙淮南軍節度使,惟治徙鎮國軍節度使。

          這一年的5月,錢家全族帶著家產、親眷來到了東京開封,從此成為大宋朝的百姓,吳越國也被大宋吞并。

          這一行隊伍里,有一個小孩子,年16歲,名叫錢惟演。

          杭州雷峰塔舊照
          02
          錢俶奉獻了自己的國家,趙光義自然大大的有賞,封錢俶為淮海國王,其子錢惟浚任淮南軍節度使,錢惟治任鎮國軍節度使。

          而錢惟演雖然才16歲,也封為右屯衛將軍。

          他越來越深刻地知道,自己的國家覆滅了。

          青年時代的錢惟演是一個文學青年,愛好文學創作,頗有才名。

          他的才氣連宋太宗趙光義都聽說了,曾專門出題考他,錢惟演迅速寫了一篇文章,讓趙光義大加贊賞。

          到了宋真宗時期,他的文學才能得到了更大的發揮,當時,北宋政府準備編寫一套包含歷代君臣事跡的、包羅萬象、百科全書式的巨作《冊府元龜》,召集了一批文人學者,領頭的也是一個曾經的神童-------楊億。

          這班人里面,錢惟演是一個佼佼者。

          因為要寫書,而且是奉皇帝之命,這幫人又是一幫高官,自然生活優渥,意境閑暇。

          他們在皇家藏書閣里整日聚會,編寫條目,無聊的時候就寫詩。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皇家藏書閣里面的詩句慢慢地流傳出來,立即成為當時最熱門的流行歌曲。

          眼看知名度越來越高,楊億干脆將這些詩歌編輯在一起,印刷出版,取玉山策府之名,命之曰《西昆酬唱集》。

          《西昆酬唱集》名字的出處是西周典籍《穆天子傳》的一句話:“天子升昆侖之丘,以觀黃帝之宮,至于群玉之山,先王之所謂冊府。”

          皇家藏書閣是帝王藏書之地,就像是西方昆侖群玉之山為藏書之府,所以楊億簡稱西昆。

          《西昆酬唱集》一出,一時熱銷全國,流行海外,影響了北宋三十年的文壇,一直到蘇軾、歐陽修等人文風的再次突破。

          雖然后人對《西昆酬唱集》評價不高,但在當時,這些人確實開創了一個時代。

          《西昆酬唱集》主要收集了三個人的詩歌,楊億、劉筠、錢惟演。

          統共247首詩,這三人的就有200多首,三人當時形成了一個新的詩歌風格,西昆體。

          詩集里面偶爾出現的,還有錢惟演的好友——丁謂。

          嗯,就是那個一代奸相,丁謂。

          一次,宰相寇準吃飯的時候,胡子上沾了幾粒飯,丁謂趕緊上前去給寇準捋了一捋胡子,結果卻被寇準嘲諷道,難道你這高級官員每天就干這樣溜須的事情嗎?

          從此丁謂就為中華文明寶庫貢獻了一個成語:溜須拍馬。

          《西昆酬唱集》里面有好多命題詩,比如《始皇》,仔細體會錢惟演的身世,《始皇》里面的意味非常曲折:

          始皇
          錢惟演
          天極周環百二都,六王鐘鐻接流蘇。
          金椎漫筑甘泉道,匕首還隨督亢圖。
          已覺副車驚博浪,更攜連弩望蓬壺。
          不將寸土封諸子,劉項由來是匹夫。


          還有一首《荷花》。
          荷花
          錢惟演
          水闊雨蕭蕭,風微影自搖。
          徐娘羞半面,楚女妒纖腰。
          別恨拋深浦,遺香逐畫橈。
          華燈連霧夕,鈿合映霞朝。
          淚有鮫人見,魂須宋玉招。
          凌波終未渡,疑待鵲為橋。
          ?
          當時,丁謂也寫了一首《荷花》,他是這樣寫的:
          荷花
          丁謂
          相倚秋風立,蘭言似有無。
          未饒霜女俊,不愛月娥孤。
          力弱煙披素,心危露泣珠。
          剪裁隨楚思,幽怨寄吳歈。
          半坼香囊解,微傾醉弁扶。
          涉江如可采,百琲答輕軀。


          有意思的是,楊億還收錄了兩首錢惟演的《淚》
          淚二首其一?
          錢惟演
          家在河陽路入秦,樓頭相望祇酸辛。
          江南滿目新亭宴,旗鼓傷心故國春。
          仙掌倚天頻滴露,方諸待月自涵津。
          荊王未辨連城價,腸斷南州抱璧人。


          其中,江南滿目新亭宴,旗鼓傷心故國春。

          不能不讓人有所聯想,父親已逝,故國難回。

          那種傷感,躍然紙上。

          不過也由此看到宋真宗的大度,如果是乾隆,估計錢惟演就掉腦袋了吧。

          錢惟演非常愛讀書,嗜書如命。

          從他父親開始藏書,到了他這里,更是搜羅天下古籍,以至于家中藏書極富,據說錢家藏書可以與皇家秘閣藏書量相比,尤其收藏有很多古代書畫,當時之人將其歸入藏書家之列。

          后來,丁謂爬的越來越高,最終把寇準趕走,自己做了宰相。

          錢惟演慢慢的就和丁謂套上關系,讓自己的兒子錢曖娶了丁謂的女兒,兩人成了兒女親家。
          錢镠錢俶《批牘合卷》
          03
          可是,錢惟演還是擔心自己亡國之君的后裔身份,唯恐某日被賜毒酒。

          當時的權傾朝野的是劉皇后劉娥。

          劉娥原來是一個雜耍藝人,丈夫龔美是一個銀匠,劉娥走街串巷的時候被一個叫趙恒的皇子看中了,偷偷娶回家做了小妾,后來,趙恒變成了宋真宗,劉娥歷經磨難,最終成了皇后,前夫龔美搖身一變成了劉娥的哥哥,改名劉美,官至虎捷都指揮使,領嘉州刺史。

          錢惟演便再次攀上高枝,將自己的妹妹嫁給了劉美。

          這一段時期,是他生命中最順利的時期,雖然有很多大臣極力打壓他,但是有劉娥當靠山,他總體上是步步高升的階段。

          打壓他最狠的就是寇準,寇準說錢惟演:丁謂、錢惟演,佞人也。

          錢惟演也將寇準列為逆準,雙方勢同水火。

          還有就是宰相李迪,向真宗告狀:“丁謂欺上瞞下,玩弄權術,拉攏包庇林特、錢惟演,打擊忠臣寇準。林特的兒子在任上未經審理而致人死亡,卻逍遙法外,寇準無罪而遭貶斥,奸臣錢惟演是丁謂的姻親,曹利用、馮拯結黨營私,禍根都在丁謂身上。

          到了后來,真宗去世,劉娥當政,錢惟演繼續上進,一直坐到樞密使,距離宰相之位僅一步之遙。

          這時,他春風得意,著作頗豐寫有《逢辰錄》、《金坡遺事錄》、《典懿集》等文集。

          又過了幾年,宋仁宗親政,劉娥逐漸退居幕后。

          首先遭殃的是丁謂,被貶廣東崖州。

          緊接著就是錢惟演。

          所幸他的裙帶作用又救了他。

          他兒子這次又娶了郭皇后的妹妹。

          加上他們錢家畢竟是當時的幾大世家之一,最終,去了洛陽,當了西京留守。

          洛陽是舊都,繁華不亞于東京開封,所以被稱為西京。

          在洛陽,他終于逃離了政治傾軋,與一幫剛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交上了朋友。

          這些年輕人都是剛剛經過了科舉考試選拔的精英,正是朝氣蓬勃的時候。

          比如其中有個人叫歐陽修,在當年的廣文館試、國學解試中均獲第一名,最終的殿試上因為銳氣太盛被仁宗皇帝唱十四名,位列二甲進士及第。

          另外幾個分別是梅堯臣、尹洙、謝絳。

          錢惟演和這些人天天在一起飲酒作詩,游山玩水,有時候,政務繁忙,錢惟演就說,你們去玩吧,寫好詩歌讓我看看。

          這些人又都是酷愛讀書的人,每日引經據典,樂此不疲。

          歐陽修很驚嘆錢惟演勤奮讀書的勁頭,后來回憶說:“錢思公生長富貴,而平生惟好讀書,坐則讀經史,臥則讀小說,上廁則閱小辭。”

          一天,洛陽城大雪,歐陽修和謝絳相約去嵩山龍門游玩,走到半山上,那雪越下越大,兩個年輕人都有點驚懼,怕時間一長堅持不住,正猶豫的時候,忽然看到遠遠的山道上,皚皚白雪之中,一隊人騎著馬踏雪而行。

          那隊人馬走進了,才知道,原來是錢惟演派來的廚子、歌姬,帶著食物和美酒來侍奉他倆,讓他倆放心游玩。

          兩個人感激涕零,從此終生難忘。

          好日子過了沒兩年,錢惟演再次遭到彈劾,免去西京留守,被貶隨州。

          年邁的他,不得不離開洛陽。

          臨行前歐陽修、梅堯臣、尹洙、謝絳等人為他送行。

          酒宴之上,錢惟演心情低落,寫下了他一生中最著名的一首詞《玉樓春》。

          玉樓春
          錢惟演
          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
          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情懷漸覺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
          昔年多病厭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淺。


          據說,當時有一個年邁的歌姬在附近伺候,當聽到錢惟演讓藝人開始唱這首新作《玉樓春》的時候,那年老的歌姬非常驚恐,說,當年,你父親吳越王(也就是錢俶)臨近去世的日子里,曾做過一首《木蘭花》,和這個曲調幾乎一樣啊。

          其實,《玉樓春》就是《木蘭花》,兩個詞牌一模一樣。

          一年之后,錢惟演去世。

          死后,許多大臣認為他是奸臣,且有貪污行為,根據《謚法》“敏而好學稱為文,貪而被撤職稱為墨”這一條,請贈錢惟演謚號“文墨”。

          錢氏家屬上訴,仁宗命章得象等人重新議定,后來查清錢惟演沒有貪污等劣跡,根據《謚法》“追悔前過曰思”這一條,改謚思,1045年,錢惟演之子錢曖再次上訴,便改謚為“文僖”,僖也不是好詞(混吃等死無所建樹,但也沒有大錯的意思,比如魯僖公)。

          錢惟演出身帝王之家,一生命運多舛,令歐陽修、梅堯臣等人永久追念。

          歐陽修此后非常喜歡用《玉樓春》來表達朋友之間的離別之苦。

          比如他的名篇《玉樓春·尊前擬把歸期說》。
          玉樓春
          歐陽修
          尊前擬把歸期說,欲語春容先慘咽。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
          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錢俶要看到這一幕,在地下不知道會不會懟趙光義!


              關注 歷史教師王漢周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