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英偉達沉沒

           

          黃仁勛因此形容: 2018 年是“近乎完美的一年,以一個動蕩的方式結束”...





          黃仁勛因此形容: 2018 年是“近乎完美的一年,以一個動蕩的方式結束”。

          當英偉達正逐漸“擺正”自己的位置時,他的投資者們卻仍然處在超高期待的慣性中不肯離開。

          美國時間2月14日美股盤后,英偉達發布了表現糟糕的財報,但股價卻在盤后大漲。

          英偉達此前對本次財報預期的下調,使得這次 2019 財年第四季度財報雖然在各類主要指標上都大大低于過往表現,卻仍然超出了分析師預期。而市場更是成功從中找到各種積極因素,推動其股價在盤后一度大漲近10%。

          財報顯示,2019 財年第四季度,英偉達營收和凈利潤都出現同比大幅下跌。這一季度營收為22.05億美元,同比下滑24%,環比下跌31%,凈利潤5.67億美元,同比大跌49%,環比下跌54%。


          英偉達主動提前下調了營收指引,此前的公開信中,該公司將指引下調為22億美元,讓這次的表現略好于預期。

          同樣,雖然英偉達對新年第一季度的營收預期,僅僅“與前季度持平”在22億美元,但也已經讓投資者心滿意足。而英偉達在財報電話會議上對新一年整體營收的指引也高于分析師們預期,據華爾街日報的數據,分析師普遍預計其新一財年的營收將下跌4%。

          “我們對下半年很期待,考慮到我們現在的情況我對我們的預期很滿意。而且,我對我們公司的戰略更加滿意。“黃仁勛在財報會議上說。在具體業務上,游戲業務營收為9.5億美元,數據中心業務營收為6.8億美元,均低于分析師預期。專業可視化業務營收為2.9億,汽車平臺業務營收1.6億,來自IP和OEM的營收增長至1.2億美元。

          此次發布財報的同時,也公布了 2019 財年全年的財務表現:英偉達全年營收達117.2億美元,同比上漲21%,創營收記錄。電話會議結束后,英偉達的盤后價上漲 9%。

          但即便如此,相比 2018 年 10 月的最高點 289.36 美元,英偉達的股價依然已經跌去了近一半。


          過去幾年時間里,英偉達的 GPU 被用在人工智能、加密貨幣挖掘等非游戲領域,享受到了行業發展的紅利,使其股價在三年內翻了 10 倍,甚至被稱為“人工智能第一股”,但也受累于行業競爭和動蕩,在 2018 自然年最后一個季度遭遇不少挑戰。黃仁勛因此形容: 2018 年是“近乎完美的一年,以一個動蕩的方式結束”。


          AI紅利褪去

          2016 年?9 月,百度世界大會上,黃仁勛首次將英偉達稱之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這之后,黃仁勛多次在公開場合強化這一定位。

          在人們的傳統認知中,英偉達是一家做 GPU 的公司,主要業務方向是游戲和專業可視化,為什么和人工智能扯上了關系?這要從 GPU 的特性說起。

          相比 CPU,GPU 為大規模并行運算優化,不僅適用于 3D 圖像渲染,還可以用于高性能計算,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GPU 的性能都局限于游戲領域。

          曾經在英偉達當實習生的格靈深瞳 CEO?趙勇,在一篇文章中回憶:英偉達首席科學家大衛·柯克(David Kirk)2003 年就開始琢磨“把原來只用來作 3D?渲染加速的 GPU 技術通用化……把豐富的 GPU 并行運算資源給開發者分享出來,那么每一個用戶的 GPU,都可以變成一臺上百核的大規模高性能計算機。”

          大衛·柯克這一設想后來變成了 CUDA(Compute Unified Device Architecture,計算統一設備架構),并且推動英偉達新研發的每一顆 GPU 都支持 CUDA。這些舉措為 GPU 可用于人工智能計算埋下了伏筆。

          2008 年,吳恩達發表了一篇將英偉達?GPU 上的 CUDA 運用到神經網絡訓練的論文。2012 年,多倫多大學的研究員 Alex Krizhevsky 用兩個英偉達 GTX 580 訓練神經網絡,并且把結果提交給全球性的計算機識別大賽,最終贏得大獎,帶動了使用 GPU 進行深度學習模型訓練的浪潮。

          英偉達很快看到了 GPU 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潛力,開始和 Google、IBM 等企業合作,讓 GPU 加速器技術進入到企業級數據中心。

          與此同時,自動駕駛也逐漸發展起來。 2012 年 5 月,Google 獲得了美國首個自動駕駛車輛許可證。2015 年,大型汽車制造商開始認真對待自動駕駛技術。英偉達瞄準時機,自 2016 年 CES 起便開始推廣其自動駕駛平臺 Drive PX,往后幾年不斷升級。

          英偉達在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方面投入的回報,逐漸在營收和股價上有所體現。

          自 2016 年起,數據中心是英偉達增長最快的業務。數據中心業務營收在總營收中的占比,從 2017 財年第一季度(2016/02-2016/04)的 11%,提升到 2019 財年第三季度(2018/08-2018/10)的 25%,接近“現金牛”游戲業務營收的一半。


          圖片來自華爾街見聞


          全球 500 強超級計算機中,有 127 個使用了英偉達的 GPU,同比增長 48%。當今世界上最快的計算機是美國能源部橡樹嶺國家實驗室的 Summit,其 95% 的性能要歸功于英偉達的 Volta 架構 GPU。

          而自動駕駛業務受行業成熟度制約,增長較慢,但在 2019 財年第三季度也有 1.72 億美元營收,占整體營收的 5%。

          加密貨幣助推

          除了進行可以加速深度學習運算,配備 CUDA 的英偉達 GPU 還非常適合用來挖掘特定算法的加密貨幣。

          2009 年 1 月,比特幣之父中本聰使用多核 CPU 挖出了比特幣創世區塊。2010 年 9 月出現了使用 GPU 挖礦軟件,相較 CPU 挖礦能力大大提升。2011 年開始,GPU 挖礦開始走俏,礦工開始將多張 GPU 安裝到一個集成電路板上。

          用 GPU 挖礦的現象在 2017 年底 2018 年初到達高潮。2017 年 12 月份,比特幣的價格飆升,重新激起了人們對加密貨幣挖掘的興趣,直接導致 GPU 需求大增,最適合挖掘加密貨幣的高端顯卡在市場上供不應求。

          英偉達高端顯卡?GTX 1080?零售價為 550 美元,但在第三方市場的價格超過 1000 美元。更夸張的是,在 eBay 和 Craigslist 這樣的 C2C 交易平臺上,二手顯卡售價甚至比新卡建議售價還要高。

          英偉達當時不得已出臺了限購政策,每款產品單用戶限購兩張,并要求零售商將其顯卡產品優先銷售給游戲玩家,而不是礦工。

          2018 年 2 月,英偉達公布 2018 財年第四季度的財報后,首席財務官科莉特·克雷斯(Colette Kress)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上首次承認了加密貨幣對營收的貢獻:(加密貨幣貢獻的營收數字)難以量化,但加密貨幣占收入的比例高于上一季度。

          2018?年 5 月,英偉達在 2019 財年第一季度的財報中首次披露了來自加密貨幣的營收:加密貨幣帶來了 2.89 億美元營收,占其第一財季總收入 32 億美元的 9%,高于分析師此前預計的 2 億美元。

          結合人工智能和加密貨幣來看:2016 年 AlphaGo 擊敗李世石后人工智能概念走俏、數據中心業務營收增長強勁,2017 年加密貨幣挖掘重新走熱、GPU“一卡難求”,再加上占整體營收 5 成以上的游戲業務在 2016 年-2018 年表現強勢,英偉達的股價在 2016 年上漲了近 200%,在 2017 年上漲了 81%,在 2018 年上半年上漲了 31%,并在 2018 年 10 月 1 日達到了頂峰 289.36 美元。

          動蕩的一個季度

          危機往往隱藏在繁榮之中,英偉達在股價到達頂峰之后遭遇了一系列打擊。

          先是加密貨幣價格崩盤了。2018 年 1 月、3 月、11 月,加密貨幣的代表比特幣經歷了 3 次暴跌。2018 年 12 月底時,比特幣價格在 3800 美元附近徘徊,較 2017 年 12 月 16 日觸及的歷史最高水平(約 2 萬美元)下跌 80%。以太坊、瑞波幣等其他加密貨幣均有大幅下跌,用 GPU 挖礦產生的利潤,甚至還不夠交電費。


          英偉達 2018 年8 月份公布的 2019 財年第二季度(2018/05-07)財報顯示,來自加密貨幣的營收僅為 1800 萬美元,和最初預估的 1 億美元差距甚遠。

          加密貨幣價格崩盤的連鎖反應,在幾個月后浮現出來。2018 年 11 月,英偉達發布 2019 財年第三季度(2018/08-2018/10)財報,營收為 31.8 億美元,凈利潤為 12.30 億美元,均低于市場預期。此外,英偉達對下個季度的營收預計為 27 億美元,同樣低于分析師 34 億美元的營收預期。財報發布當天,英偉達股價暴跌 20% 左右。

          英偉達將財報不及預期的原因歸結為加密貨幣價格崩盤,他們原來預估加密貨幣崩盤會讓旗下 GPU 的價格跟著下跌,從而刺激游戲用戶的購買。“但加密貨幣的跌勢不像我想象中的快。我們庫存產品的銷量也就沒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快增長。” 黃仁勛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解釋道。

          簡言之,加密貨幣拉高的價格,還沒有下降到游戲玩家的心理預期范圍,很多玩家都持幣待購,讓英偉達的 GPU 庫存壓力增大。此外,流出到二手市場的礦機 GPU 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游戲玩家對新 GPU 的需求。反映在財報上,第三季度英偉達游戲業務收入 17.6 億美元,不及分析師預期的 18.9 億美元。

          讓英偉達頭疼的不止加密貨幣價格崩盤的影響,還來有中國市場和新產品。

          2019 年 1 月 29 日,英偉達更新了 2019 財年第四財季財務指引,預計當季營業收入為 22 億美元,較此前預期 27 億美元下調 18.5%。

          英偉達將業績預期下調的原因解釋為“經濟形勢的不確定性”以及“本季度最后一個月某些交易的拖延”,而“經濟形勢的不確定性”指的是中國經濟形勢放緩。此外,英偉達新的圖靈架構高端 GPU 也銷量不佳。種種因素作用下,英偉達當日股價大跌近 14%,市值蒸發 140 億美元。

          英偉達的數據中心業務也面臨挑戰。Google 已經發布了四款 TPU(Tensor Processing Units,張量處理單元),TPU 證明了 GPU 可以被 ASIC 專用芯片方案所取代。英特爾、AMD、高通等大公司都在開發自己的方案,還有一批野心勃勃的創業公司。在硅谷,人工智能芯片已經成為了新的創業熱潮。

          此外,芯片整個行業正處于低谷,英偉達也不能逃脫周期的影響。

          在多個方面遇到問題的英偉達,開始失去部分股東的信任。2019 年 2 月 6 日軟銀公布消息,早在 2018 年 12 月就把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英偉達股票全部清空,價值 3980 億日元。軟銀在 2017 年 5 月收購了英偉達 4.9% 的股份,成為第四大股東。三個月后,軟銀將這些股份轉讓給了愿景基金。

          雖然經過多次股價回調,雖然被軟銀清盤,但英偉達在游戲和數據中心領域依然有優勢,加密貨幣的影響也預計在下一個季度消除。正如危機往往隱藏在繁榮之中,低谷期也正是修煉內功、厚積薄發的好時機。從低谷爬上來的戲碼,英偉達可上演過不少次。

          (本文由玄寧和 Decode 共同完成)


              關注 PingWest中文網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