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深夜產房:孕妻生孩子大出血,醫院為什么拒絕同血型丈夫給妻子獻血?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每天上夜班前,我們都有一個工作習慣,就是翻看一下當夜的孕產婦臨產情況,看看有沒有在當班上要生的。

          這天說來也巧,病歷本上,竟然沒有一個要臨產的,難道這一夜,我將很輕松的度過?

          幻想總歸是幻想,計劃趕不上變化,當天晚上,雖然沒有產婦要生孩子的,但是,卻有兩位臨時羊水破了的臨產婦上門,好容易完成了這兩例接生。急診鈴又響了起來,一位下午在郊區某衛生院順產,剛生完孩子的產婦,卻因為產后出血不止,又被送到了我們產房。

          產婦被平車推進來的時候,可以看到下身的鮮血已經滲出了蓋的床單,等到姜醫生接觸到了產婦,發現產婦已經神志不清、四肢濕冷,血壓低到完全測不出來了,

          失血性休克、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姜醫生迅速的作出了診斷,情況危急,手術室啟動了緊急搶救預案,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產婦的深靜脈置管、氣管插管,同時進行了配血等對癥處理搶救措施。

          為了穩定產婦的生命體征,最急迫的就是需要對產婦輸血輸液。否則,產婦的性命難保。

          聽說要輸血,聚集在手術室外邊的產婦小李的家人親友們都圍了上來。

          一位老年婦女說:“別花輸血的錢了,我們給她輸。”

          還有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士說:“對,別人的血還不一定干凈,我們家里人輸血最放心。”

          說完,他攔住了別人,擼起了上衣袖子,說:“醫生,要輸血,用我的。我身體好的很。”

          “您是產婦的什么人?”

          “我是產婦的爸爸。”

          “哦”,我說:“您的心意是好的,可是不行。”

          “為什么不行,我和我女兒的血型一樣,都是A型的,為什么不能用我的血呢?我什么病都沒有。”

          聽說不能用自己的血,產婦的父親似乎自尊心受到了傷害,說話的聲音也高了起來。

          聽到外邊有些吵鬧,姜醫生走了出來,看到了姜醫生,產婦的父親說:“您是領導吧,我們的請求您也知道了,您看,行不行呢?”

          姜醫生說:“您別著急,您可能不知道,親屬是不能互相之間獻血的。因為直系親屬間相互輸血發生免疫反應的幾率高于一般人群。簡單理解就是,當輸血者白細胞里的免疫活性細胞進入受血者體內以后,正是因為直系親屬之間的基因組合相似,組織相容性有相同的地方,加上患者免疫力低下,這群細胞很輕易就在受血者體內存活了下來。但是它存活下來后并沒有變成受血者的“自己人”,而是變成了一名“潛伏者”,隨后開始把受血者當敵人攻擊,使得他的各種器官遭受損害。

          這時候,就會發生與輸血相關的“移植物抗宿主病”,這是嚴重的輸血并發癥之一。通常這種疾病發病率為0.1%~1%,血緣關系越近,發病率越高,尤其是一級親屬,即父母與子女間,發病率要高10~20倍。現在沒有有效治療方法,死亡率高達90%。”

          聽了姜醫生的解釋,產婦小李的父親明白了:“您說的我懂了,可是,為什么看電視里,有很多親屬之間獻血呢?”

          “現在,有一些影視編劇不懂得專業的知識,還有就是在緊急情況下,事急從權。”

          產婦的父親點點,算是徹底明白了。

          在一旁,一個瘦高瘦高的年輕小伙子,走了過來,對姜醫生說:“醫生,我是不是可以獻血呢?”

          “您是產婦的什么人?”

          “我是產婦的丈夫,沒有血緣關系,也是A型血。”

          姜醫生笑著搖搖頭:“也不行。”

          “為什么?”

          “我們也不主張丈夫給妻子輸血,因為血型相同的夫妻,如果妻子接受丈夫的血液后,可產生針對其血型抗原的抗體。妊娠時,這種抗體可通過胎盤到達胎兒體內。如果胎兒通過遺傳從父親那里獲得了這種血型抗原,就有可能發生新生兒溶血病。”

          “可是,我們的孩子已經出生了,不會有這個問題了。”

          “那也不行。”姜醫生說:“你們可能不知道,新鮮的血是不能即獻即用的,因為剛采出來的血液沒有經過病原體檢驗,是不安全的。目前我們血庫里所有的血液都要經過2套試劑、2組人員進行輸血傳播病原的檢測,還要加做病毒核酸的檢測和血型確認。采出的血液按要求的溫度保存在特殊的保養液中,能夠保證在有效期內各種成分的有效性。經過保存的血液淋巴細胞活性下降甚至死亡,可以降低輸血相關性移植物抗宿主病的發生率。
          因此,在現代輸血中,除個別情況外,如失血量占血容量的80%以上的大出血,不主張使用新鮮全血。美國就規定,獻血后,5天之后,血液才能用于臨床。”

          聽我姜醫生說的入情入理,產婦的丈夫沒有再堅持,可是,滿臉全是失望的眼神:“難道我想為我的妻子做些事兒,都不行嗎?”

          姜醫生說:“我了解你希望盡一份力的心情。要不,這么辦,產婦呢,血從我們血庫里調,你們放心,肯定是安全的,你呢,”姜醫生望著產婦的丈夫:“你也獻血,獻出的血給需要的人來用,你的心意也到了,好不好?”

          “好,我同意,就這么辦。”小伙子爽快的答應了。

          最終,在手術室,整個搶救過程中,我們先后為小李調配了血漿2000毫升、紅細胞3600毫升,根據輸血后的狀況評估推算其失血量達到7000毫升。

          根據小李的體重,她全身血量大約5000毫升,搶救輸的血,相當于把她整個身體的血液全換了一遍還要多。

          除了輸血輸液,姜醫生術還對小李的子宮進行了部分切除,24小時后,小李的生命體征穩定了,被送回了病房,等候在手術室外邊的她的家人們都歡呼起來。

          又過了幾天,小李的身體恢復的很好,達到了出院標準。姜醫生在給小李詳細檢查完身體后,說:“好,可以出院了,一個月后再來復查。”

          沒想到,在小李來醫院復查的時候,她的丈夫,弟弟,還有小李的父親,一起陪著小李來的,他們來醫院,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義務無償獻血。小李的爸爸說:“我女兒就是因為別人的血,才得救了,我不能受恩不報,我希望我的血,也能挽救象我女兒這樣的生命。”

          深夜的產房,什么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么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


              關注 接生婆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