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傳奇費納:網壇頭牌的大師之路

           

          哈嘍,大師!謝謝你!...



          運動場上的競爭者,并非是有深仇大恨的死敵,他們是運動場上的對手。他們互相擊打對方,用球拍將網球打向對方半場,雙方往往擁有不同的風格與感性,也代表著不同的價值觀與精神遺產。一般來說,對手彼此不會互相喜歡,但他們會共享某些光環,也因為有了對方的存在,他們變成更好的運動員。這樣的例子很多,好比說桑普拉斯和阿加西,最終他們彼此交織在一起。
          網球比賽中,交戰雙方位于球網兩邊,他們花上數小時彼此攻防。在比賽最激烈的時刻,雙方選手看起來就像公共場所里的瘋子,大聲叫嚷、詛咒謾罵、自我掙扎。或許是因為網球這項運動太孤獨了,面對面廝殺,卻永遠也碰觸不到對方,也不會與任何人交談,甚至連和自己的教練交談都不行。在所有男女比賽項目中,網球是最孤獨的,網球選手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
          但在職業網球巡回賽里,這些對手們一年之中平均都會對戰個5到6場,他們住在同一間酒店,常去同一間餐廳,甚至也共享同一個球鞋贊助商。而在賽前,選手們還會花上一段時間互相擊球做熱身,也因此職業網球選手又擁有那種彼此共享的獨特氛圍。
          而從2004年起,有兩個名字開始宰制男子職業網壇:費德勒與納達爾。費德勒拿下20座大滿貫冠軍(連續237周世界排名第一);納達爾拿下17座大滿貫冠軍(法網11座,2010-2014五連霸)。兩人一共對戰了38場(費德勒拿下15場勝利,納達爾則是拿下23場),其中雙方有9次在大滿貫賽決賽中對決(納達爾拿下6次),2006-2008連續三年在法網與溫網決賽相遇,包括2008年那場被公認為絕世經典的溫布爾登五盤大戰。



          我們可以說,正因為有了彼此的存在,他們才能持續淬煉自己的球技,站上各自生涯的顛峰!



          好比說費德勒,20座大滿貫單打冠軍,史上第一人,也是最偉大的紀錄。他一個人就把比賽水準抬到非常高的境地,迫使其他想要競爭的對手除了跟上腳步,別無他法。他的發球不是最強勁的,但他能用不可思議的精準度和穩定性打到他要的位置,一個定點。他的跑動優雅不費勁,并且有超高效率,另外他有網壇最棒的正拍來主宰比賽,甚至在紅土球場出賽,他的襪子都不會沾到紅土,而且很少流汗流汗!看他巔峰時期的比賽,我忍不住在心里吶喊:“這次就讓別人贏吧!”



          好比說納達爾,底線攻防一體的強烈正反手上旋重擊,擁有超強的預判與跑動能力,以及令人驚恐的戰斗意志。如果說費德勒的存在讓現代男子網壇的技術內涵有一個質的飛躍,那納達爾的存在則讓人們看到費德勒統治的那些年,其近乎完美的技戰術些許的瑕疵與漏洞。而且納達爾不想滿足,他想要不斷精進,他總是在調整某些東西,像是握拍、拋球或其他小地方。尤其當你看到納達爾在大滿貫決賽第五盤所展現出來的熱忱,你不禁會想他可能連睡覺和吃早餐,都是付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費德勒與納達爾兩人共同塑造了網球史上最著名的對抗關系,他倆設立了一道防火墻,將他們與其他網球選手給隔開來,遠遠拋在腦后。他們倆人差不多都是185cm高,85公斤左右的體重,但這也差不多是他倆極為少數的共同點了。費德勒身型看起來相當輕盈銳利,而納達爾看起來則像從拳擊比賽跑過來亂入的,德約科維奇就說每當賽前挑邊時,看到納達爾在網前跳來跳去,肱二頭肌不斷晃動,尋常對手氣勢當場便會矮了一截!



          開賽前,費德勒總像老僧入定般輕松,喝可樂,嚼巧克力棒,說幾個無傷大雅的笑話;而納達爾則像準備上羅馬競技場的戰士,激烈地伸展他的四肢,在休息室內練習揮拍,不斷拉高拉低他的左右腳襪子直到兩者高度一模一樣為止。他們兩人一前一后走向球場,采訪時可以預期到費德勒會講:“我今天的感覺不錯,不過今天下雨又遇上難纏的對手,它會是難熬但也很有趣的一場比賽……”而納達爾則可能會說:“這雨同時下在我們兩人的頭上,所以沒什么問題,我會調節這個氣候,并上場打球……”





          納達爾坐在場邊的椅子上,喝一口水,按照他的儀式,他會有兩瓶水,一瓶冰的、一瓶常溫的,瓶子上有標簽那一面必定指向他所占據的那個半場;而費德勒則會在球場上前后跑動,在網前練習揮拍,他熱身的時候,依舊看起來超有效率,絲毫沒有多余的動作,他有極為自然的手眼協調力,他的腦袋想什么,他的身體就能執行。五分鐘的熱身結束了,主審爬上了裁判椅,觀眾席也安靜了下來,兩個傳奇,即將臨陣,Ready?Play!



          美國棒球作家布萊德利曾寫過一段話:“那些在深夜看完一場決賽的球迷,一定會意識到他們親眼目睹了一場無與倫比的比賽,他們感受到一種平常感受不到的榮辱與共,因此他們也看到了一個更好的世界。”





          對一個真正的球迷而言,記憶是必要的,球員認真、堅持、拼斗,雖然勝敗只在鏖戰的最末端才能顯現,但在球員穿上球衣走進球場的那一刻,在一場艱苦的球賽后,我們歡呼或嗟嘆,擁有更多的記憶,在時間長河的沖刷下,大浪淘金之后留下了紀錄,留下了軌跡,留下了完整的人物和事件,換句話說,我們留下了歷史本身。



          或許有一天,會有超過費德勒與納達爾兩人的網球新星誕生,但面對當代大師,他們也許也會像馬奎斯一樣,當他在街上偶然遇到年輕時曾啟迪他的海明威,他還是高興地揮手大喊:“hello,大師!謝謝你!”
          ——————
          ?星標關注不迷路,想讓【網球】眼熟你只需兩步:

          快把【網球】設為?星標,讓我們帶你玩轉賽場內外~
          ——?END?——




              關注 網球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