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0hn05"><code id="0hn05"></code></small>
  • <mark id="0hn05"><option id="0hn05"></option></mark>

    1. 
      
        1. <strong id="0hn05"></strong><strong id="0hn05"></strong>
          <strong id="0hn05"></strong>
          <small id="0hn05"><tbody id="0hn05"><cite id="0hn05"></cite></tbody></small>

          <small id="0hn05"></small>
        2. <small id="0hn05"></small>

          人民幣匯率11年來首次破7!高層智囊余永定:怎么看,怎么辦

           

          別慌!...

          演講者 | 余永定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央行原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來源 |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今天,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跌破7.0大關,這是11年來人民幣首次破7。如何理解這一變動背后的經濟邏輯與決策考量?
          在早先的“2019金融街論壇年會”分論壇上,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央行原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教授對此有深入直白的分析,“思想潮”推薦閱讀。
          余永定教授


          大家都知道在世界經濟當中價格是一個調節的杠桿,需求多了,價格上去;需求少了,價格下去。

          對于外匯也是如此,如果都想把錢匯出去,都想用人民幣換美元,這時人民幣要貶值,因為對美元需求多了,美元上漲。這本身是一種調節機制。

          我想到美國買房子,因為美國的房子比中國大陸的房子便宜20%。如果說人民幣貶值了20%,再算的話美國的房子就不便宜了,那時也不去換了。對企業來講,它也會做這樣的計算。

          我想強調一點,匯率是一種穩定資本流動,穩定金融跨境流動,使我們的國際收支趨于平衡的重要調節機制。世界上的大部分國家實行的是自由浮動或者說有管理的自由浮動,很少有國家說我們國家的貨幣要盯住美元,比如說盯住7或者說盯住8,很少。
          據我所知,現在唯一剩下的是香港,香港盯住美元,實行聯系匯率制度。但它也有一定的波動區間。如果不允許讓匯率貶值,又不想讓資本外流,不想出現國際收支不平衡的狀況。怎么辦?你只好加強資本管制。

          我想表達的意思,加強資本管制是對的,也是正確的,也是不得不做的,而且我們現在做的確實不錯。

          另一方面,應該讓人民幣有相當的靈活性,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我們才可以相對的使資本管制松一點,讓人們有更多的靈活性決定到底是不是要把資金匯到國外,或者使企業容易換匯,買人民幣或者賣人民幣。

          匯率的靈活性和資本的流動,與對資本跨境流動的管理要比較好的結合起來,找到平衡點。現在似乎對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強調的少一點,我覺得這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不太有利的。

          我再次強調,加強資本管制安全正確,而且現在我覺得外管局做的非常不錯。另一方面,由于我們對人民幣的匯率的浮動過于擔心,使得我們的資本管制方面可能有的地方做的有點過了。我希望能夠找到更好的平衡,讓人民幣匯率多一點彈性。
          第二,目前宏觀經濟形勢要求我們讓匯率有比較大的彈性。

          大家一般講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有人說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是什么意思?對美元的穩定,還是對人民幣的有效名義匯率的穩定?我們自己講要盯住一攬子的貨幣,BIS不斷地公布人民幣的名義調控到底是多少。

          我們在盯住美元的過程中,過去相當一段時間里美元是一種升值的狀態,人民幣盯住美元,所以也隨著美元升值。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你的名義有效匯率是升值的。日元、英鎊、歐元對美元都在貶值,由于你的名義有效匯率的升值,出口的競爭能力受到損害。

          根據BIS的材料,我只是看到了2-3月,人民幣在3月升值了2%,就是它的實際有效匯率升值了2%。名義有效匯率升值1%。你的名義有效匯率是升值的,而這個對中國的出口是不利的。

          我們目前又面臨著美國的打壓,關稅提高了,原來是500億25%,2000億10%,現在這2000億也提高到25%,而且特朗普威脅說進一步提高中國對美出口產品的關稅。

          一方面提高關稅,一方面名義有效匯率又在升值,對中國出口和中國的經濟增長非常不利。
          我們確確實實許諾,而且我認為中國一定要執行這樣的許諾,我們不把人民幣匯率作為一種貿易戰的工具,沒有錯的,我們一直在嚴格地遵守這樣的諾言。但我們有權力根據中國經濟的發展執行獨立的宏觀經濟政策,什么意思?

          我們現在的經濟增長速度處在下降的過程,第一季度表現比較好,但4月表現不行。5月到底怎樣,現在沒有材料。但我們得到的許多信息的反饋,我們的經濟增長往下走。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應該采取怎樣的宏觀經濟政策?非常簡單,實行寬松的宏觀經濟政策。具體來說,執行寬松的財政政策,要有寬松的貨幣政策。貨幣政策的關鍵因素,是我們把利率壓低。我們應該讓利率壓低,解決企業的融資貴和融資難的問題。

          現在由于為了維護人民幣匯率對美元不破7,我們需要不斷地干預。當然了現在央行干預的比較巧妙,不是像過去那樣動用大量的外匯儲備。2015年、2016年用到一萬億的外匯儲備,這是不能重復的。

          我們采取了緊縮離案市場的人民幣的流動性,發央票。這不錯,但這是緊縮貨幣。現在的壓力不是特別大,這樣做是可以的。

          但如果人民幣貶值壓力進一步上升,怎么辦,還是通過緊縮人民幣的流動性嗎?這有升息的作用。連帶起來,境內貨幣市場的利率比上升。

          這樣的政策是不可持續的,除非外貿形勢得到好轉,除非我們的經濟增長形勢好轉。否則,我們遲早要執行更為寬松的財政政策,更為寬松的貨幣政策。這樣的政策和我們保7的政策會發生矛盾。
          結論是毫無疑問的,我們要保持貨幣政策的獨立性。我們不是增加出口而貶值,我們是要想保持經濟的增長,這對全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可能會采取進一步的寬松貨幣政策。當我們一旦采取了這樣的政策,遲早再次面臨是否允許人民幣破7的問題。

          有觀點認為,如果讓人民幣破7有恐慌,大量的資本外逃,情況不可收拾。我不相信這個論點。潮水往外流,水從哪里來?我們的經常項目有順差,不會有很大的換匯壓力。



          資本外逃不像2015年和2016年那么容易了,資本跨境流動有一塊是合法的。比如外資把利潤匯回,外資撤資都是合法的,沒有問題。

          但這是一種比較長期的決策,我不相信外資會在短期內把大量的利潤匯走,一下子把資金撤走,因為你破了7,他們不會這么做的,因為這是長期的考慮。

          甚至在現在的情況下,據我知道,廣東外資的流入比外資的流出少,有的撤資,但也有更多的投資項目進來,不會有太大的變動。過去主要是資本外逃造成的壓力,現在我們加強了資本管制。

          我不知道如果讓人民幣匯率由7變到7.01,中國會出現什么樣的大災難,我認為不會出現大災難,完全是自己嚇自己。現在讓它在7附近晃動,這樣晃大家心里適應不會有大的問題。

          如果一旦形勢惡化,我們需要大規模的采取刺激政策。如果我們的貿易形勢惡化了,那這時需要大幅度的貶值,那時敢不敢破7?如果那個時候破7,那時可能真的會產生恐慌。

          與其等著那個時候破7,不如現在讓它在7這晃動,這是可控的。我們應該用比較自然的心理、比較放松的心理看待匯率的變動。7、7.1與6.9和6.95沒有區別,我們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應該有信心。
          余永定教授



              關注 天下經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综合图片~国产自拍